大力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

时间:2020-01-15 来源:www.ruevente.com

走中国特色农业现代化道路,确保我国主要农产品的有效供给和粮食安全,增加农民收入,提高农民福利,必须在稳定家庭承包经营的基础上培育和发展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最近,中央政府通过了《关于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明确提出了加快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要求。

1。家庭合同管理制度需要进一步稳定和完善。

中国农村改革的核心任务是坚持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这一改革确立了农民是农业管理的主体,赋予他们长期的、有保障的土地使用权和管理自主权,极大地激发了亿万农民的生产积极性。由农业的特点决定,家庭经营一直是农业生产的基础和主体,这已为国内外农业发展的实践所证明。从实际角度来看,家庭管理与社会服务相结合可以适应不同水平的农业生产力,这既适合传统农业,也适合现代农业。它具有广泛的适应性和旺盛的生命力。生产力水平提高后,没有改变家庭合同管理的问题。

随着工业化、城市化、信息化和农业现代化的同步发展,家庭承包经营也面临新的挑战。根据第二次全国农业普查数据,平均每个农业生产经营者只能管理9.1亩耕地,每个农业员工只能管理5.2亩耕地。这样,如果每亩耕地扣除材料费后的净收入按500元计算,农业职工每年的净收入为2500元,不如外出工作一个月的收入。显然,如此小规模的农民经营不能达到提高农业效率和农民收入的目的,也不能保证中国的粮食安全,使农民从事体面和受人尊敬的职业。家族企业不同于小规模企业。中国农业生产要达到一个新的水平,就必须在稳定的家庭承包经营的基础上适度扩大经营规模,大力培育新型农业经营者,在保持和提高土地产出率的基础上,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使之超越劳动者的个人需求,走出中国特色的农业现代化道路。

2。在家庭经营的基础上培养新的农业经营者“中国广大的农村地区,多种多样的自然条件和不均衡的经济发展水平决定了中国新的农业经营者也必须呈现多元化和混合型的发展模式。主要的专业家庭、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社、农业龙头企业和各种社会服务组织都是新农业经营者的有机组成部分,但各种新农业经营者要么是在家庭管理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要么与家庭农民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中国农村有两亿多小农。同时,近2.7亿农村劳动力转移到非农领域,从事非农产业。他们赖以生存的主要生产资料不是土地。这就要求在法律、自愿和补偿的前提下,一部分农业专家将把承包土地的经营权从离开土地的农村人口和农民手中转移出去,扩大经营规模,实现适度经营,创造一种升级版的家庭经营。目前,以家庭成员为主要劳动力、以农业为主要收入来源、从事专业化和集约化农业生产的家庭农场正在增加。现在全国已发展到87万人,平均规模为200亩。可以预测,家庭农场将来会有进一步的发展。

随着土地流转工作的推进,一批以土地流转为基础的农民土地股份合作社相继成立。这种探索在确认每个家庭土地权利的基础上量化了农民的承包土地。农民通过控股组建合作社

近年来,在农村家庭承包经营的基础上,类似农产品的生产者和经营者或类似农业生产经营服务的提供者和使用者自愿联合起来,遵循民主管理的原则,成立了各类农民专业合作社。目前,全国注册农民专业合作社已达103.88万个,加入合作社的农民达7829万人,农民占全国农民的30.1%。农民合作社正在成为引导农民参与国内外市场竞争的现代农业管理组织,是推动农民进入市场的基本主体。农民专业合作社与农村社区集体经济组织、各类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和龙头农业企业一起,构成多元化、多层次、多形式的农业生产管理服务体系,为家庭管理提供全方位服务,巩固农业基本管理制度基础,保障我国粮食安全。

三。辩证看待工商业资本进入农业

在中国从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型的过程中,鼓励和倡导在农户承包经营的基础上进入产前领域(提供农业投入)、生产中领域(提供农业技术服务)和生产后流通加工领域。农业产业化中的“公司(企业)加农户”、“公司(企业)加基地加农户”和“订单农业”模式体现了这方面的实践探索。长期以来,在农业现代化道路和管理模式的选择上,争论的焦点是如何看待工商资本进入农业生产过程、向农民出租大面积承包土地和直接经营农业的现象。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鼓励和引导工商业资本发展适合农村企业经营的现代农业,将现代生产要素和经营方式引入农业”《决定》为工商资本进入农业提供了明确的政策指导。

工商资本在直接经营种养业时,应首先处理与广大小农的利益关系。现代农业的发展不能忽视这样一个基本情况,即普通农民经营自己承包的耕地仍然占大多数。工商资本应该推动农民发展现代农业,而不是取代农民发展现代农业。有必要对农民形成驱动效应,而不是挤压效应。工商资本主要用于进入农民家庭和农民合作社不能或不能做好的农业生产环节和工业发展中的薄弱环节,如发展种苗繁育、高标准设施农业、大规模养殖和开发适合企业经营的农村“四荒”资源,注重与农民形成密切的利益共同体,确保农民家庭是推动现代农业发展的主体。

为了抑制工商业资本进入农业的负面影响,防止可能出现的非农化和非粮食化倾向,首先必须建立严格的准入制度。各地要明确工商企业向农民长期大规模租赁耕地的上限控制。应实行按地区分级备案,建立健全资质和项目审计制度。第二,建立动态监管体系。有关部门应当定期对土地租赁企业的农业经营能力、土地利用和风险防范能力进行监督检查,检查土地利用和合同履行情况,及时查处和纠正浪费农业土地资源和改变农业土地用途等违法行为。三是加强事后监管,建立风险保障体系,防止农民土地权益受损,防止农民承包经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