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博英语暴雷背后,牵出场景分期漏洞困局

时间:2020-01-09 来源:www.ruevente.com

英语培训机构韦伯英语公司倒闭了。

根据锌财经的了解,自10月10日以来,韦伯英语在北京、上海、成都、深圳、南京等地经历了不同程度的店铺关闭。媒体对北京和上海韦伯英语校园的访问发现,这些建筑早已空无一人。

韦伯英语成立于1998年,在中国和美国、英孚和华尔街被誉为“英语培训四大”。

目前,韦伯教育已经在全国60个城市开设了近200个培训校园。韦伯教育(Weber Education)表示,其累计学生人数超过30万,并没有透露学习的学生人数。然而,根据目前对一些分支机构学生人数的预测,至少有数万名学生在学习。

在当前韦伯英语风暴之后,虽然韦伯英语表示会与其他组织就录取计划进行协商,并在教育局完成备案,但它承诺妥善处理学生问题。然而,仍有许多学生将面临无法上课或无法还钱的双重困境。

选择分期付款的学生面临着必须继续付款的情况,分期付款的教育风险再次显现。

韦伯英语《雷雨》后

据媒体消息,韦伯英语国际贸易店将于10月8日晚上9点关门。到第二天,该机构在北京的七家商店都已停止营业。与此同时,成都和天津的许多商店已经关闭。

资本链断裂后,许多韦伯英语员工无法拿到工资。《华夏时报》援引韦伯在北京国际贸易中心的英国员工的话说,“8月份的工资只有2200多英镑,9月份的工资应该是无望的。”

此外,韦伯英语(Weber English)上海总部的员工向媒体报道,该公司拖欠高达两个月。

英语培训机构通过招生和收取学费来赚钱,而韦伯收取的学费并不便宜。

几位成都韦伯英语的学生告诉媒体,成都三家店铺的学生总数约为800-1000人,涉及的学费至少为2000万英镑。另一名来自上海的学生也告诉媒体,许多来自上海韦伯的学生的学费超过3.5万元。

收了这么多学费后,你为什么付不起你的员工?钱都在哪里?

事实上,像许多教育机构一样,韦伯英语“热衷于”扩张。2006年,韦伯英语进入广州。到2013年,广州已经有7所分校。该机构的课程顾问杜晶晶告诉媒体,在七所分校中,第一所分校去了第二所。在一两年的时间里,在最近的一两年里有更多的新分支机构。此外,根据调查数据,到目前为止,在上海总部名下还有79家韦伯英语分公司。

与此同时,在激烈的竞争下,韦伯英语也在网上和网下大肆做广告。

除了开店和营销,韦伯英语的创始人还开了几十家公司,所有这些公司都需要财政支持。

根据田燕的数据,韦伯英语由上海韦伯教育培训有限公司运营,其法定代表人为高余伟,董事兼总经理为高于正,副总经理为高海斯。这三人在业内被称为“高家三兄弟”。

三兄弟名下有183家公司,其中95家在高余伟名下,60家在高海斯名下,28家在高于正名下。其中大多数与韦伯英语有关。据eye数据显示,高余伟是一家名为“上海博雅书友会有限公司”的公司的股东,投资比例为9.60%。

因此,随着疯狂的扩张、大量的营销支出投资和公司高层管理人员对更多公司的开放,公司的资本流动逐渐超出了它的能力范围。

为了让更多的资本流入,韦伯英语选择了金融分期贷款,这也将许多学生送进了深渊。

培训分期贷款“陷阱”

据锌金融称,韦伯英语课程花费近1万元。它的主要课程主要针对成年人,其中大多数是已经工作过的白领。这些人有很强的支付能力,并为韦伯英语贡献了很多学费。

然而,随着公司的扩张

据媒体报道,与韦伯英语合作的金融机构包括杜晓曼、兆联金融、JD.com等金融机构。这些金融机构和韦伯英语(Weber English)相互合作1-2年,平均金额约为3万元。一家韦伯英语合作金融机构的消息人士向媒体透露,韦伯英语店铺向公众曝光的总金额已经超过1亿元。

根据《成都商报》提供的几名网友提供的韦伯英语学费记录表,成都一家商店的25名学生中,只有4人全额支付学费,12人选择金融分期付款产品(后来被学生确认为小额且充满资金),占分期付款订单的80%。

"没有信用检查,没有退款."韦伯英语学生雪莉告诉媒体。她是成都的学生。她已经支付了两万多元的学费。昨天她被告知商店要关门了。她通过京东的借据贷款支付了大部分费用。尽管她与JD.com协商终止贷款,但她没有成功。有许多学生喜欢雪莉。“韦伯英语”的“苦果”不仅让学生“尝到”它,也让与之合作的金融机构无法平静下来。

可以预见,很快,不享受国内四大教育机构服务的学生将使韦伯英语的上亿分期付款资产成为一批集中逾期未还的资产。

风险损失只是其中之一。如果将集中逾期记录上传到中央银行进行信贷调查,将涉及更多有执照的金融机构。下一步必然会引发政府和用户的进一步监督和投诉。

这个“罐子”应该在场景中分阶段携带吗?

一旦发生这种情况,互联网上的许多声音就把“锅”留给了培训贷款,即教育场景的上演。毕竟,以前曾发生过像大学生“校园贷款”这样臭名昭著的事件。

教育舞台场景的风险并不是第一次爆发。

早在两年前,当杜晓曼曾经分阶段占据70%的教育市场时,就存在着逃离深圳田瑞迪安、国鑫青阮等合作培训机构的许多风险。

这个问题今天重复出现。

在教育会展业中,虽然这些金融机构有“人工智能、人工智能、金融技术”等标签,但只要它们进入业务领域,无论是b方的欺诈风险控制还是b方的管理风险控制都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

对于这个漏洞,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要求校外培训机构“不收取超过3个月的费用”。然而,这在金融机构和培训机构中几乎没有得到实施。

“我们提供3个月的贷款,其他金融机构提供12个月或更长时间的贷款。像韦伯这样的头部训练机构不会和我们一起玩。如果他不接受你的分期付款产品,你就没有数量。”一位金融机构从业者告诉媒体。

这样,最初制定的规则最终没有被许多人遵守。

同样的故事实际上在医疗美容和出租场景中重复出现。在争夺市场份额的竞争中,许多玩家选择这种方式快速扩张,但在风暴过后,只有消费者为此买单。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zero2ipo.com.cn)。]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