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2000多吨病死猪肉流向餐桌工人自己不敢吃(图)

时间:2020-01-17 来源:www.ruevente.com

福建2000多吨病死猪肉流向餐桌工人自己不敢吃(图)

2000吨病死猪肉流向餐桌

福建省高级法院近日公布了几起保护消费者权益的典型案例。犯罪分子沈林、赖建华等人在龙岩购买了大量病猪和死猪,并雇人加工出售,金额超过1243万元。犯罪分子张志强等人租用龙岩漳平市一家正规屠宰厂的场地,私下买卖死猪,金额超过4300万元。这两箱出售了2000多吨猪肉。

根据我国的相关法律法规,死猪应该进行无害化处理。生猪屠宰应当在专门的屠宰点进行。屠宰前、屠宰中和屠宰后,应进行层层检验检疫。只有通过检查,这些死猪才能进入市场。这些死猪怎么能逃脱严密的监督,流向餐桌呢?

死猪只要有货,从3公斤到4元不等。

福建西部的龙岩是福建的主要生猪产地,每年有500多万头生猪投放市场。对农民来说,如何处理死猪是个麻烦。

据处理此案的警方和法官称,在沈林和张志强的非法商业案件中,屠宰和出售的死猪是由当地或外国农民的生猪经销商购买的,有些人甚至将农民丢弃的死猪打捞到河里。

Ling是一个卖猪的小贩,他的生意是解决养猪户处理死猪的问题。“淘汰母猪、残疾猪、小冻猪、快死病猪和已经死亡数天的猪都是必需的。每头猪的价格从100元到500元不等,将在家里购买。”

根据《动物防疫法》及农业部相关规定,死猪应进行无害化处理,不得随意处置。农业部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监管工作的通知》规定,从事动物饲养、屠宰、加工、运输和储存的单位和个人是动物和动物产品无害化处理的第一责任人。相关场所应当配备无害化处理设施和设备,并建立无害化处理制度。动物卫生监督机构应承担监管责任,对相关违法单位和个人应追究责任。

吴荣盛,龙岩新罗区秀东村的村民,已经饲养了2000多头猪。他说:“平均每月有30多头死猪,在流行病爆发的时候,数百头死猪并不罕见。为了对付这些死猪,我花了6万到7万元建造了两个300立方米的树脂罐,但它们很快就装满了死猪,压力很大。”

一些农民告诉记者,根据乡镇政府和畜牧兽医站的要求,有必要挖坑、消毒和掩埋死猪。雇人处理一头死猪需要200多元。但是,根据目前的补贴政策,无害化处理只能获得80元的补贴,申请程序复杂。即使许多农民不把它们卖给养猪经销商,他们中的许多人也会随意把死猪扔进河里。

Ling是供应张志强的猪贩子之一。张志强在漳平租了一个常规屠宰场地,建造了一条没有生产检疫条件的屠宰分割线,并购买了大量死猪。一名肉店工作人员说:“死猪每斤3到4元。病猪和老母猪更贵。只要有,我们就接受。”

吴荣盛告诉记者:“我经常接到养猪经销商的电话。大型农场不做这种事,但这个市场是存在的。”

工人自己不敢吃宰杀的猪,每月要花2100元“辛苦工作”才能摆脱检疫局长。

在这种情况下,所有死猪都在常规屠宰点屠宰,所有生产和销售的死猪都有正式的检验检疫程序。龙岩市中级法院第二刑事审判庭法官詹文赋告诉记者。

公安机关在调查沈林非法屠宰死猪窝点时,当场缴获了120多吨未售出的死猪。新罗区公安局处理此案的警官徐龙说:“现场的卫生条件令人震惊。一些猪肉变绿、变黑、腐烂和多毛。死猪坏死的内部组织

张志强屠宰死猪车间的一名工人说:“我们屠宰的猪是老母猪、病猪和死猪。我们不敢吃这些猪。”“对张志强和其他人来说,屠宰和出售死猪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但张志强经常宴请检疫人员,发送购物卡和补贴,所以每个人都视而不见,”驻扎在屠宰站的几名检疫人员说。

徐龙说:“有些死猪已经变黑甚至腐烂了。罪犯会剥去猪皮,扔掉腐烂的内脏,切肉并冷冻,所以在销售时不容易看到任何异常。”

有些作为生肉出售,而另一些用于制作火腿肠、肉馅等。

它们在常规屠宰点按照正式的检疫和出境程序分批屠宰。沈林、张志强等向厦门、福州、泉州、无锡、浙江、金华、商丘、河南、韶山、四川、射洪、广东、深圳等地销售大量死猪,销售额超过5500万元。一些食品公司、冻肉批发商、卤肉生产商和其他长期大规模采购这些死猪。

福州一家冷冻商品批发市场的食品业务部负责人郑某说:“张志强以一家食品公司的名义供货,并已办理了出境检疫证书和车辆消毒证书等手续。我们购买了各种冷冻猪肉产品,总金额超过300万元。”

2010年下半年,广东一家食品公司开始从张志强购买冷冻猪肉产品。根据销售记录,不到半年的采购金额就达到了212万元。

一些小吃店、腌猪肉和快餐店也是这些死猪肉的买家。漳平面馆老板陈某说:“自2010年以来,我从张志强购买了6万多元用于母猪大肠,有些大肠有暗红色和黑色斑点。”

一些警方调查人员告诉记者,在农村地区的一些小市场或城市附近的居民区,一些商贩以“农家土猪肉”的名义出售死猪肉。

很难获得打击贩卖死猪罪的证据。参与犯罪的人很少被起诉。

涉案的十二名被告,包括沈林和赖建华,最终被判入狱十六年至两年零六个月不等。

“很难获得证据来打击销售死猪肉的犯罪链。与此同时,从上游的农民和生猪经销商到下游的供应商、餐馆和食品加工企业都不应该受到太多指责。”调查人员表示,案件解决后,应对死亡猪肉的来源和去向进行调查,并严肃追究出售和购买大量死亡猪肉的农民和餐馆经营者的责任。只有提高非法成本,才能真正震慑犯罪分子。对不履行监管职责,导致病猪进入市场的,要追究责任,特别是那些收受犯罪分子贿赂,为病猪买卖提供便利的公职人员,要严惩。

龙岩市农业局动物卫生监督所所长曹永林表示,要打击和预防猪肉死亡,必须疏通堵塞,标本兼治。去年底,龙岩市在部分乡镇试点建立了死亡畜禽无害化处理厂。死猪出现在猪圈里。只要养猪户给处理厂打电话,就会有专门人员来免费收集和处理。「我们应加强宣传和更方便的服务,从源头减少死猪流入市场。」曹永林说道。

事实

食品安全肇事者需要落地

根据Weekend.com南部早些时候的一份报告,2013年5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了《动物防疫法》。司法解释首次界定了刑事定罪和量刑的标准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