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小镇建设“井喷”式扩容 应理性规划及时“止损”

时间:2020-01-17 来源:www.ruevente.com

目前,我国一些特色城镇的发展模式和路径探索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更多的特色城镇面临生存考验。国家发改委规划司司长陈雅军(Chen Yajun)近日指出,特色城镇发展中存在各种问题,包括概念定位不清、盲目发展造成的质量差、同质无特色、政府主导下的市场水平不足、重视形象工程、盲目举债增加风险、住宅企业过度参与带来的房地产。对此,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NDRC)发布了一份文件,表示将对具有民族特色的小城镇进行定期评估,并从上级中剔除下级。凯尔里研究所的“特镇“井喷”扩张统计显示,省级特镇和企业主导型特镇总数已达到2000个左右。特色城镇总数的爆发背后是地方政府和社会资本共同努力的结果。

早在2016年7月,住房和建设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部就宣布《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提出到2020年,中国将培育约1000个具有独特和动态特征的小城镇,如休闲旅游、商业和物流、现代制造业、教育和科学技术、传统文化、美丽和宜居性。

根据克里的数据,20多家住宅企业已经宣布了该镇的战略计划,包括格陵兰岛、华侨城、华夏幸福、郊野公园等。合同总数已超过数百份。2018年3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实施2018年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的通知》号文件,建议对已公布的403个民族特色小城镇和96个民族体育休闲特色小城镇两组进行定期评估和优劣淘汰。

去年,浙江省率先启动适者生存机制。在省级创建和培育的一些特色城镇受到警告、降级甚至被淘汰。这背后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表现在主要产业的引进、扶持和招商引资缺乏后劲,突出特色产业缺乏。

国家发改委城乡改革发展中心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冯奎近日表示,特色小城镇发展存在诸多风险,包括小城镇建设中的房地产风险、政府债务过多风险、低质量规划带来的生态环境风险、可持续经营风险。

地方政府以特色镇为融资平台

冯奎认为特色镇最大的风险是房地产。房地产风险会滋生一系列风险,如低质量的规划风险、可持续经营风险和金融风险。许多房地产企业已成为特色小城镇,但对特色小城镇的内涵和概念缺乏了解,缺乏产业运营能力,对生态环境和社会发展认识不足,导致将特色小城镇项目视为房地产开发项目。

国家发改委城乡改革发展中心主任徐琳曾经提到,一些地方政府已经竭尽全力建设特色小城镇作为融资平台,希望利用特色小城镇扩大地方固定资产规模,促进地方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甚至出台专项检查,形成仓促行动的局面。

中国区域经济协会副主席肖锦程也表示,地方政府希望通过特色小城镇发展自己的产业,但如果不能吸引产业,小城镇可能会变成空城。他说,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最初设想来看,小城镇之前应该有工业,小城镇应该通过工业集聚来规划和建设,然后才能吸引人口。这是一个更加良性的模式。然而,地方政府“反过来”希望通过小城镇吸引产业,即先建设小城镇,并

对地方政府来说,土地换资本投资是通常的方式,但可用空间也在缩小。刘枫说,土地才是真正的痛点。要建设一个有特色的小镇,面积不小。涉及土地的规划、批准和建设也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是否在生态红线内,是否符合许多政策,是具体操作过程中遇到的困难。特色城镇建设将占用部分耕地、林地或其他土地。新占用土地的合规性通常是一个相对难以解决的问题,这反过来又会影响融资和建设进度。

公私伙伴关系模式曾经是建设特色小城镇的重要渠道,但也有局限性。冯奎增表示,并非所有项目都适合公私合作模式。公私伙伴关系模式主要适用于特定类型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这些项目可以在未来产生稳定的收入。特色小城镇规模不大,最大的特点是对创新创业的生态圈要求高。公私合作作为一种商业运作模式,是一种特色城镇,目前成功的模式很少。“合理规划,及时“止损”,刘枫相信,特色镇会有更好的未来,但目前的资金和土地问题暂时不会有明显改善。

明路说建设特色城镇应该进行“止损”。如果有更多的问题,不要投资建设。如果没有好的特色城镇,就不要这样做。“地方政府可能会认为建设而不继续建设是浪费,但会加大投资,增加地方政府的负担。”一些专家表示,具有增加政府债务风险、严重倾向于房地产和缺乏特色产业等特点的小城镇可能面临淘汰。

冯奎说,一些企业也开始意识到特色城镇的门槛相对较高,加强了对特色城镇的合理投资规划,这也有助于解决上述风险,但一些地方特色城镇仍有可能盲目快速上涨。

政府的作用是突出和缓解特色小城镇问题的关键。明路认为,没有规划特色小城镇。相反,国外特色小城镇大多是在继承传统优势产业的基础上,加强自身优势领域而形成的。

冯奎认为,在特色城镇的规划建设中,政府应该倡导小城镇发展的新理念,控制土地生态和规划,关注特色城镇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包括房地产风险和过度杠杆。他说,在特色城镇发展过程中,企业是主体,政府是主导。政府应该重视市场主体的作用。政府主要从规划上进行概念性的指导和控制,把握重要的风险点,而不是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发展特色城镇不是赤膊上阵和不理智的。他建议地方政府也要有“留白”的意识,即如果不符合条件,不要轻率地推进特色城镇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