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大米又陷重金属污染漩涡

时间:2020-01-21 来源:www.ruevente.com

原标题:湖南水稻再次陷入重金属污染漩涡十多亿年去除镉

湖南水稻再次陷入重金属污染漩涡的试验。

2014年11月15日,长沙曙光环保公益中心(以下简称曙光环保)披露,湖南10个城市79份农家大米样本镉平均值超标。十多天后,湖南官员强烈质疑这些数据的科学性。然而,原定于12月份进行的湖南省官方重金属农田整治试点应总结阶段性成果,但至今尚未见成效。《财经》(微信公众号mycaijing)记者分别联系了省农业厅、环保厅、粮食局等单位,被告知“不方便回复”或“时机尚未成熟”。

曙光环保委托第三方机构检测湖南省大米中的镉污染,其中株洲青口镇杨家集团大米中镉含量超标13.1倍。

镉,一种闪亮的银白色重金属,原子序数48,化学符号为镉,是一种已知的一类人类致癌物质。湖南素有“有色金属之乡”和“大米之乡”的美誉。广泛的采矿和加工活动导致最初以化合物形式存在的镉进入耕地并污染水稻。2013年,广东对大米的抽查发现,部分批次大米中镉含量严重超标,其中大部分来自湖南。

根据环境保护部和国土资源部2014年4月发布的全国土壤污染调查公报,全国近五分之一的耕地受到污染。湖南作为重金属污染耕地修复试点省份,已成为我国“有毒土地”修复的突破口。

如何去除大米中的镉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2014年4月,湖南在长株潭地区开展了水稻除镉试点工作。湖南省主管农业的副省长张傅说担任试点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根据该计划,测试数据汇总应于2014年12月完成。

但是,记者《财经》了解到,测试数据可能会比计划晚发布,也可能不会公开。

采样方法争议

2013年8月,刚刚成立的曙光环保启动了湖南重金属污染调查项目。调查范围主要在湘江流域重点工矿区。总共收集了164个样本,包括稻谷、土壤和炉渣样本。其中,从郴州、永州、衡阳、株洲、湘潭、娄底、长沙、岳阳、张家界(8.06、0.01、0.12%)和常德等10个地级市采集了79份稻谷样品。

曙光环保“90后”青年完成的调查一公布,湖南官员就强烈质疑该方法的科学性和调查结果的准确性。2014年12月3日,湖南省环境保护厅召开媒体交流会议。副总干事李指出曙光的环保采样方法“不科学”,并说:“为了判断一个地区的重金属是否超标,一般采用网格采样法。”如果一个样品不能在某个地方的某个点采集,整个区域就被称为超标。"

网格化采样(Gridding sampling),即在一定规格的区域内进行逐点采样,通过整合所有采样点的信息对该区域进行综合评价。

12月8日,湖南省环保局致信曙光环保,称调查数据“造成我省环境信息混乱和公众恐慌”,要求曙光环保提供具体的采样地点、采样方法和监测机构资质。曙光环保18日回复称,采样区域覆盖湖南700多个村庄。取样方法完全符合国家《农田土壤环境质量监督技术规范》的要求。样本由合格的第三方组织进行测试。

曙光环保总监刘舒在《财经》(微信公众号mycaijing)告诉记者,我们所有的参与者都是环境专业的毕业生。”我还提议环境保护局

湖南省环保局对曙光环保的最大挑战是曙光环保只做了少量的数据调查,然后做出了惊人的判断。曙光环保首先发布的数据只有三个。郴州36万矿区甘西河底泥砷含量超标715.73倍。郴州36万矿区甘溪村稻田镉含量超标206.67倍。岳阳桃林铅锌矿区樊婷村稻田铅含量超标5.093倍。道恩环保表示,它首先发布了一些数据来测试官方的反应,但并没有发布所有数据,因为它也害怕引起恐慌。记者

《财经》采访的几位专家表示,如果只有少量数据,这可能意味着此时一定有污染,整个地区无法讨论。

湖南省人大环保委员会监察部主任刘帅表示,政府基本上负责大米中重金属的检测和重金属的修复技术。曙光环保等公益组织的抽样方法可能存在缺陷,但不应抵制,而应宽容。

刘帅认为曙光环保主要是基于重点区域进行采样,数据可能不全面,但也很有价值。以前,我对重金属的污染和处理知之甚少。为什么我不能容忍曙光环保这样的公益组织?政府抽样方法和公益组织抽样方法应当相结合。

镉去除试验

湖南省面临着净化耕地的巨大压力,期待着率先通过第一次试验突破全国。2014年4月,在长株潭开展了170万亩重金属污染耕地修复管理和种植结构调整试点。

170万亩耕地分为标准生产区、控制生产区和作物替代种植区,试点期为三年。从2011年到2014年,中央政府拨款11.5亿元,湖南省政府拨款14亿元用于重金属污染控制。

其中,76万亩耕地被指定为标准生产区,为轻度污染耕地,即大米中镉含量超过国家标准的0.2毫克/千克,但在日本等国家不超过0.4毫克/千克。这个想法是通过调整污染土壤的酸度来种植合格的水稻。800,000亩受污染的耕地被指定为控制生产区,即土壤镉含量低于1毫克/千克、水稻镉含量在0.2毫克/千克至0.4毫克/千克之间的耕地。该地区生产的农产品(12.49,-0.21,-1.65%)将在收获季节通过快速检测器进行检测,所有不合格产品将被购买以防止其进入市场。14万亩重污染耕地被指定为作物替代种植区,棉花、蚕桑、大麻、花卉等不直接食用和非食用作物。

170万亩试点纳入各级政府绩效评估指标,以县为主要责任主体,细化到具体责任单位、责任人和责任乡镇、村组和田野。根据该计划,4月中旬,试点项目的任务将划分为村庄和小组。5月,早稻田试点项目完成。7月,晚稻农田试点完成。八月,早稻试验进行了测试。12月,对晚稻试点进行了测试,并对实验数据进行了总结,形成年度工作总结。

但是,湖南省耕地恢复领导小组办公室相关人员告诉记者《财经》(微信公众号mycaijing),由于今年晚稻收获延期,收获要到11月中旬才能完成,原定于12月完成的年度总结也相应推迟。目前,正在对测试数据进行统计和整理,“镉是检测的重点,其他重金属也将被检测。”由于“镉大米”的敏感性,此人认为分阶段结果不太可能公开。

探索中的湖南模式在纠纷中向前推进。接受记者《财经》采访的几位农业和土壤专家对长株潭污染农田修复和治理试点项目持谨慎态度。

湖南属于酸性土壤。利用石灰的碱度来调节土壤的酸碱度和降低镉的溶解度将会非常迅速有效。然而,南京农业大学农业研究所教授潘根星(Pan Genxing)表示,这种方法无法继续发挥作用,石灰也不利于土壤结构和土壤生物。

他高度赞扬生物炭控制重金属污染。该技术的核心是在生产过程中进行控制,即在处理农田固体废弃物时钝化有毒重金属,并阻断其被水稻活化和吸收的途径。"与石灰相比,生物炭更加环保有效."潘根星说道。

王开荣,青岛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副院长,研究湖南镉污染农田修复已有20年,强调中国尚未开发出真正的低镉品种。其次,合理灌溉要求很高的水质,这在湖南是难以实现的。“如果贵宾技术中的‘V’和‘I’很难实现,只使用‘P’,效果肯定会大大降低。”

刘海威,湘潭环保协会的志愿者,一直在努力防止大米中的镉。在过去的六年里,他与一些知名大学和农业科学院合作,自费进行土壤修复实验,包括石灰、赤泥、硅肥、生物炭等。刘海威总结道,“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办法完全解决大米中镉的去除问题。经过几年的测试,撒石灰去除镉仍然是最现实的。虽然石灰具有腐蚀性,长期使用会导致土壤硬化,但由于石灰用量少、成本低,是最容易推广的方法。”

重金属污染土壤的修复技术可分为化学、物理和生物修复。这三种方法都有其局限性。这三种方法的优缺点仍然是学术界争论不休的话题。事实上,目前还没有被广泛接受的修复标准。

从刘帅的角度来看,湖南控制重金属污染的氛围是好的。在缺乏土壤修复技术和标准的情况下,湖南应进行更多的探索。“关于湖南省从外部控制重金属的方法有许多争议,但这并不重要。关键是行动。飞行员本身也应该包括反复试验。”

[责任编辑:亮亮]

欣欣美食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