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远乡村成危险废物非法转移重灾区 取证难、追责难

时间:2020-01-20 来源:www.ruevente.com

非法处置成本不到正常处置成本的十分之一“偏远村庄成为危险废物非法转移的最重灾区”加强源头管理,形成执法合力,切断黑色利润链“起初,每个人都认为道路修复用沥青不太重视,也不认为这是一件有害的事情。”在广西武宣县卢鑫镇德友村的一个废弃砖厂里,村民黄海寿愤怒无助地指着堆积在这里的几桶强酸性废渣。

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环境保护厅的报告,自2016年以来,广西各省已有许多危险废物和生活废物被非法转移和处置。大多数被怀疑非法转移的危险废物和生活废物来自其他省份。向国内倾倒或处置危险废物,污染后果严重,处置困难,给当地环境安全带来巨大隐患。根据环保、公安等部门受访者的分析,跨省倾倒危险废物钻了一个监管漏洞。非法分子以偏远村庄为目标,其特点是难以发现、收集证据和谴责。迫切需要完善危险废物非法运输联合执法机制,加强源头管理,遏制这一发展趋势。

美丽的村庄成为非法处置的目标

污染隐患被掩埋

在环境优美的农村地区,一些未知的危险废物已经成为危害当地生态环境的“生态炸弹”,这是不可低估的。

武宣县是西江上游重要的交通枢纽。8月初,记者从县城出发,经过一个小时的车程,抵达卢鑫镇地友村。这是一个位于喀斯特山区的村庄,树木繁茂,溪流清澈,环境优美。

在离村子数百米远的一个废弃砖厂里,有多桶重约3980吨的高酸性炼油废渣从广东某处走私过来。虽然当地环境保护部门已经用三层帆布盖住了它,但一股强烈而刺鼻的化学气味仍然在铁桶附近扑面而来。

”通常一些运载石头和饲料的大卡车会经过这里。我们看不到任何异常,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时候落到这里的。”当地村党支部书记魏魏亮表示,废弃的砖厂位于偏远地区,附近通常很少有村民搬迁。通往工厂的唯一一条土路通常只穿过山石田和农场的手推车。直到今年2月,镇上的干部才下来调查这是有毒有害的废物。

距离地面20多分钟车程的卢鑫镇房雪村北仙坳的一条乡村公路两侧堆积了5300多桶和1250吨左右的危险废物。刮风时,可以闻到一股强烈的酸味,周围较低出风口的桉树已经枯黄。

武宣县环保局局长黄金文表示,经过检测,这些危险废物是加工润滑油产生的废油残渣,酸碱度低于2.0,属于强酸和挥发性有害物质。发现这些物品后,环保部门采取了彩条覆盖、挖雨水导流沟和应急水池、准备应急物资等保护措施,并安排人员24小时在相关地点值班。目前,这些废物的处置方案已经通过,将邀请有资质的运输公司将这些废物转移到广西的两家环保公司进行处理。地方政府将首先垫付所需资金,然后根据有关规定向污染源企业和地方政府索赔。

“不法分子原本想掩埋这些危险废物,但幸运的是我们及时找到了它们。一旦被掩埋,它们可能会污染地下水资源,造成严重后果。”黄金文说。

来宾市环保局总工程师刘士风表示,今年2月中下旬,来宾市环保局接到报告后

在辛杜镇联合村的一个垃圾场,犯罪分子挖了一个大坑来倾倒有害废物。当地环保部门在调查发现现场后,对污染物进行了初步处理。目前,被彩色条覆盖的危险废物和收集的污染土壤仍堆放在现场,等待运输。

新都镇派出所所长卢张钧说,巴布区环保局在6月9日中午接到线索,有人在这个地方倾倒危险废物。环保部门立即通知派出所和当地政府工作人员,赶到志东村现场,抓捕牟林和其他四名正在现场倾倒危险废物的人。当时,一些危险废物已经被倾倒在坑里,一些没有被倾倒在汽车里,大量黑色泥浆状物质从现场泄漏出来,散发出刺鼻的气味。6月13日,对联合村的一个地方进行了另一次调查。经过调查,同一组人做了这件事。

“起初我们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浪费。第一批去石洞村取样检测的工人只戴普通口罩。接触这些危险的废品后,他们产生了不同程度的不适。其中一些人被送往医院治疗。”巴布区环保局局长岑家子说,这些危险废物是强酸和腐蚀性的。环境保护部在这两个地点收集和处理了730多吨危险废物。幸运的是,调查和处理及时,两个倾倒场没有污染周围的地表和地下水。

跨省倾倒垃圾的现象正在增加

背后隐藏着一条黑色利益链

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广西各地发生了多起非法倾倒危险废物和生活垃圾的事件。在这背后,跨省倾倒危险废物形成了一条黑色利益链。

2016年9月3日晚,梧州市滕县环保局接到报告,一艘货船正在该县蒋勋登州岛附近倾倒垃圾。倾倒场位于县城饮用水水源保护区二级保护区,距县城取水口上游约8.5公里。据犯罪现场人员供认,船上货物为生活垃圾,装在广东东莞厦门港口码头,装载量约400吨。装载后,垃圾用黄泥覆盖并用塑料膜密封。该船被运往蒋勋-邓州岛边缘倾倒,倾倒量约为100吨。9月4日中午,滕县县城水厂取水监测点汞和总氮均不同程度超标,县城水厂停水约15.5小时。滕县案的三名嫌疑人因犯有环境污染罪被判处4年10个月至4年有期徒刑。

2017年4月27日,钦州市灵山查获非法掩埋的42吨工业固体废弃物,来自广东珠海万通特种工程塑料有限公司,5月12日,钦州天马锰公司在建硫酸储罐发生浓硫酸泄漏。钦州港区的一些工厂停产,学校停课两天。泄漏和处理造成了大量的土壤污染。根据犯罪嫌疑人的陈述和现场调查,本案涉及的浓硫酸是废酸,部分来自珠海管仲石化有限公司。7月13日至14日,钦州市钦北区蒙娜镇发生固体废物非法填埋,初步确定为固体废物与普通固体废物混合。目前,公安部门已经控制了两名嫌疑人,并与环保部门一起前往深圳龙华区进行调查。

2017年5月25日,贵港市平南县环保局接到报告,发现两艘船在县水泥厂码头非法倾倒废渣。据了解,广东南方纯碱生产有限公司氨碱法生产的白泥约1000吨。

记者的调查发现,跨省倾倒危险废物形成了一个黑色的利润链。依序

“在整个过程中,找到合适的地方堆放或处置危险废物是一个重要的部分,这需要当地人民的合作。据我们所知,许多当地人并不完全知道这些危险废物有多有害。他们认为这些只是普通的废物,掩埋后不会有什么问题。”黄金伟说道。

黄金文说,据估计,这些危险废物由有资质的环保企业处理,正常处理成本为每吨4000-4500元,而交给中间商的处理成本不到正常处理成本的十分之一。在巨大利益的驱使下,一些企业和个人将承担风险。

加强源头管理

形成联合执法力度

业内人士建议,加强对危险废物的监管必须从源头做起,多部门应形成联合执法力度,同时充分发挥报告方法的积极作用,使外来污染物无处可留。

广西壮族自治区环境监测组组长孟美福告诉记者,经过调查,来宾市“3.14”案件涉及的几家企业和贺州新都镇“6.9”案件涉及的涉嫌企业都采用了国家明令禁止的过时技术,都是没有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资格的非法企业。梧州滕县“9.3”垃圾跨境倾倒事件中的垃圾来自广东省东莞市,钦州港区“5.12”案件中的废酸外泄,灵山工业园非法转移到填埋场的化学聚合物来自广东省珠海市。

以上案例表明,在一些地方,对落后技术的淘汰和对非法企业的监管不够,对危险废物的申报和转移监管不力,部门之间的协调与合作不够,存在监管盲区。

危险废物运输需要危险废物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从事危险废物运输的驾驶员、押运人员和装卸管理人员应当取得相应的道路危险货物运输经营资格。案件涉及的危险货物多达数千吨甚至数万吨,其中许多具有强烈的刺鼻气味,可以多次从各种渠道顺利从广东转移到广西,表明运输过程中的监管工作需要加强。

卢张钧说,在贺州新都镇的“6.9”案中,犯罪嫌疑人在委托一家正规的环保企业处理一些危险废物后,通过层层中间人非法转移了一半以上的剩余危险废物,即使这些危险废物已经被广东某个地方的环保部门查获。一些危险废物被倾倒在贺州新都镇,凸显出缺乏源头监管。

广西环保局决定向环境保护部寻求支持,因为涉及大量和广泛的非法跨省运输。6月8日,环境保护部华南检验中心、广西环境保护厅和广东省环境保护厅在环境保护部华南检验中心召开协调会议,对广东省和广西省(自治区)非法转移和倾倒危险废物进行调查和后续处置。他们建议共同打击跨省转移倾倒危险废物和垃圾等违法犯罪行为,如“堵源头建防线、责任共担、处置共担、强化群防能力”,建立机制体系,遏制事故频发。

目前钦州、贺州、来宾等城市环保部门积极配合开展后续处置工作。钦州市已完成剩余废酸和聚合物的去除,贺州市正在办理跨省转移处置手续。截至8月初,31名嫌疑人被捕,3人逃离。

然而,在危险废物处理过程中仍然存在许多困难。

首先,危险废物量大,广西本地处理能力不足。来宾市是受影响最严重的地区

在上述情况下,所有非法堆放和倾倒的危险废物均来自广东省产生危险废物的企业,由广东省依法承担相应的处置费用。逾期不处置或者处置不符合要求的,由广东省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指定的单位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处置。但是,一些涉案企业自行违法,经有关部门调查处理后已经资不抵债。他们可能负担不起相关费用。

第三,省际联动机制亟待完善。当地环保局部分工作人员表示,根据目前的联合调查,省际联合办案机制不完善,协调程度不够,使得案件调查和固体废物处置涉及缓慢。

鉴于目前跨省倾倒危险废物的高发生率,广西要求公安、安全监管、环保、交通、海事、住房和建设等部门加强共同努力,重点是跨境地区、城乡结合部、跨省边境村庄、交通不便地区和废弃工厂、矿山、矿山和山林等地区,建立抵御外部污染的防线。

孟美福表示,目前一些地方政府和群众对国外危险废物的危害认识不足,环保部门将加大宣传力度,营造倾倒危险废物“人人叫骂”的舆论氛围。下一步将是充分发挥报告方法的积极作用,使外国污染物无处可留,环境罪犯无处可逃。

责任编辑:刘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