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化改革促进钢铁产业结构升级

时间:2019-10-30 来源:www.ruevente.com

中国产业结构升级已进入“两阶段融合”的新阶段

经过30多年的快速发展,中国的重化工业和制造业取得了长足的进步。钢铁,汽车等220多种工业产品的产量居世界首位,新能源,新材料和高端装备制造业正在兴起。工业发展日新月异,电子商务,现代物流等生产服务业发展迅速,产业结构的广度和深度得到前所未有的扩大。

但是,中国仍处于工业化向后期过渡的阶段。工业化的历史任务尚未完成,产业结构目标尚未完成。从工业价值链的低端到高端的过渡尚未完成。同时,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到来使中国的产业结构进入了“两阶段融合”的新阶段。一方面,中国仍处于工业化和信息化的追赶时期。作为后工业化国家,它仍然沿着主要国家开创的工业化和信息化道路前进。要素结构,产业结构和空间布局结构的优化升级空间仍然很大。另一方面,中国已进入第三产业。革命时期,以信息技术,制造技术,能源技术,材料技术交叉融合,深度渗透,群体崛起为特征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为中国工业化发展打开了“机遇之窗”,促进了工业的发展。结构的战略调整提供了历史性机遇。抓住机遇,可以缩小与发达国家在产业结构,质量和效率上的差距,甚至取得超越。机会差距将进一步扩大。

“双阶段融合”意味着中国必须从存量和增量两个方向促进产业结构升级。炒股是对现有行业的转型和升级。实现这一目标的方法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消除和转移落后产业,另一种是转型和升级传统产业。要对此增长大惊小怪,我们必须从两个方面入手:一方面,我们必须大力培育和促进新一代移动通信设备,智能制造,3D打印和其他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建立创新平台,创造创业环境。主要是帮助新兴产业尽早通过发展瓶颈阶段;另一方面,我们必须抓住第三次工业革命带来的机遇,大力发展研发设计,大数据和云计算等高端生产服务业,促进生产服务业进入发展的快车道。

为促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必须完成要素和制度机制的双重转化。

未来十年将是中国转型升级传统产业,培育新兴产业,促进产业结构调整的关键时期。产业结构升级的关键是提高产业的持续创新能力,其背后的根本动力是因素和制度机制的双重转变。

从要素转换的角度来看,国际经验表明,一个国家如果真正建立了行业竞争优势,就应该逐步放弃在低端劳动力,土地,通用设备和其他主要要素end赋上建立的比较优势,而是培养高素质的人力资源,现代化的基础设施和其他先进元素。

改革开放之初,中国依靠劳动力,土地,自然资源等方面的比较优势,实现了产业结构的持续升级和经济的快速增长。但是,随着劳动年龄人口比重的下降,劳动成本的迅速增加以及对资源和环境的约束日益增加,基于低成本因素的中国工业的竞争优势迅速减弱。依靠传统因素难以维持产业升级和经济增长。该战略使产业结构升级更多地基于人力资本,知识和技术等复杂和先进的要素。

与要素转换相比,制度机制的转变是中国产业结构升级的根本保证。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一直保持持续高速增长。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要在一些重要的历史时刻适时改革限制经济发展的体制机制,并释放制度红利。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决定到改革开放的决策,到邓小平在1992年的南方谈话和共产党十四大的讲话,再到2004年的WTO。 2001年,中国进行了所有重大的体制调整,以适应形势的变化。有效促进生产力的发展。但是,近年来,中国的一些机构红利有所减弱。由于缺乏有效的市场竞争,一些行业缺乏有效的内生机制和创新能力。因此,有必要加快非理性制度机制的改革,为产业结构升级提供有效的制度保障。

要实现产业结构升级,必须消除“制度陷阱”,创造制度红利

每个工业化阶段的背后都是与相应的生产率和生产方式相匹配的经济体系的转变和调整。对于后工业化国家,由于工业化进程在时间上高度压缩,这种机构调整的频率和幅度肯定会相应增加,但是由于该制度相对于经济而言是一个缓慢的变量,因此导致了工业化的转变。系统和调整的难度也成倍增加。因此,人们通常所说的“中等收入陷阱”,更恰当地说是陷入了路径依赖和制度僵化的“制度陷阱”,这导致了工业化进程的障碍和产业结构升级的停滞。未来十年能否释放“结构效应”,实现发展方式转变和产业结构升级,取决于能否认真贯彻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消除了制度陷阱”,并创造了系统红利。

消除“制度陷阱”是指消除与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和产业结构升级不相容的现有制度机制。以当前社会广泛关注的产能过剩问题为例,不仅传统钢铁,建筑钢材等行业积累了库存,而且光伏,风电设备等新兴产业也出现了产能过剩。市场具有优胜劣汰和自我修复的功能,并且该行业通常不会长期存在产能过剩的情况。中国的产能过剩问题长期未得到解决。经过进一步调查,可以发现制度因素是关键。 GDP绩效评估体系,中央与地方财政权利和权力之间的不匹配加剧了地方政府的投资冲动。如果不突破现有的体制框架,优化资源配置,遏制盲目投资,消除产能过剩的政策目标就很难实现。

创造机构红利是通过创新体制机制为产业结构升级创造有利条件和发展空间。我们必须把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端生产者服务所需的体制机制作为创造“体制红利”的突破,按照“禁止和准确”的原则改善市场准入管理,并给予支持新兴企业和中小企业。企业发展。针对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端生产性服务业智力投资高,投资抵扣少的特点,进一步完善税收激励政策,在优惠所得税政策的基础上探索减少增值税的办法。应鼓励在有效监管的前提下发展金融创新与技术创新相结合的风险投资,天使基金和私募股权投资,这些在中小企业的研发阶段起着孵化作用。

通过明智,绿色和包容的产业政策促进产业结构升级

要创造制度上的红利,我们必须适应时代的变化,深化改革,实现产业政策从要素驱动阶段的产业政策向创新驱动阶段的转变。我们将继续以明智,绿色和包容性发展的产业政策优化和升级产业结构。

任务之一是正确处理政府,市场,社会与其他工业治理主体之间的关系。必须深化经济体制改革,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加快要素市场化改革,深化电力,石油,天然气,土地等领域的价格改革。为了转变政府职能,政府不直接干预行业的特定活动,主要是加强战略,规划,政策,标准的制定和实施,加强市场监管,维护市场秩序,促进可持续发展和绿色增长,并弥补市场失灵。要高度重视社会中介组织的培育和发展,引导他们在产业政策制定,共同技术平台创建和产业预警中发挥更好的作用。

第二项任务是全面应用法治,经济,行政和信息的工业治理方法。加强司法公正建设,维护各类规模企业和各类公民的财产权和合法权益,维护市场竞争秩序,惩处市场不诚实行为。在经济手段上,必须自觉运用市场规律,尊重企业在产业升级中的主导地位,激发新的活力。在行政手段上,将提高政府决策的科学水平和快速反应能力,增强政府监督职能。在信息手段上,有必要利用互联网和大数据,云计算等信息网络技术,促进产业投资信息共享和信息披露,建立健全的经济信息服务体系,为企业提供决策依据。工业投资。

任务之三,是构建产业政策的科学制定、有力执行、动态调整、自我纠错的良性循环机制。统筹考虑各行业发展,增强产业政策制定的科学性、公平性,避免少数行业政策的过度叠加,避免政策上的“套利行为”和机会主义。适应形势变化,做好产业政策的动态调整。加强产业政策事前、事中、事后评估,健全评估标准,及时纠正不合理的政策。(人民日报)

http://v0099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