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摊上大事了!这几家钢企又被环保部点名了!

时间:2019-10-25 来源:www.ruevente.com

跨年度持续的空气污染可谓是一种猖trend的趋势。在2017年元旦,包括北京在内的一些城市都有AQI(空气质量指数)爆发表。为应对跨年度污染,环境保护部派出的10个检查组继续在污染严重的地区进行检查。

2017年1月2日,环境保护部通知检查,各公司未严格执行重污染预防措施。唐山新达钢铁有限公司和燕山钢铁有限公司并未严格按照预定设备停产。停产的实际生产能力小于预定的要求,实际减排量未达到计划要求。正大钢铁有限公司没有按照唐山市的要求停产,而是根据企业自身的需要进行了停产调整。

之前,在2016年12月16日至21日的污染过程中,河北唐山新达钢铁有限公司,燕山钢铁有限公司和正大钢铁有限公司都是环境保护部的恶意回应。环境保护部公开曝光。

此外,环境保护部还发现,个别公司违反了生产限制,停止生产,撕毁封条等。

在重度空气污染过程中,唐山市部分钢铁企业的违法排污问题再次得到环境保护部检查组的核实。河北省环境保护厅在有关市镇开展监督检查工作时还检查了11个环境问题,其中三个与钢铁有关:

1,正大钢铁有限公司

生产限制计划与计划不一致。尚未执行8:00-20:00生产和20:00-8:00生产停止的要求。检查小组要求公司根据燃气平衡修正计划启动停机时间,以确保生产时间不超过正常生产时间的50%;

2,九江电线有限公司。

3#,4#烧结机烟道腐蚀,部分烟道漏气,并非全部进入脱硫塔处理。该计划的准备工作是不正确的,并且长时间关闭了1号烧结机,并将其纳入了减排措施。在紧急计划启动之前和之后,烟雾排放没有显着变化;

3,荣鑫钢铁有限公司

2#烧结机烟气旁路密封不严,有泄漏。

这些钢铁公司为什么要冒险并非法生产它们?专家告诉记者,自去年以来,钢材价格持续上涨,最高每月涨幅超过10%。专家认为,这也许是尽管政府一再警告,但这些公司(尤其是一些私营企业)仍必须生产的主要原因。环境法专家认为,处罚不及时,不透明,处罚力度太弱。这也是这些企业不应该接受环境保护部监督的原因。

实际上,在重污染时期,环境保护部监察组还发现,唐山市部门职责的落实不到位,措施不及时。据介绍,在唐山市政府对重污染启动橙色预警和重污染对策措施后,大唐国际唐山热电有限公司未实施“发电负荷降低50%以上”的措施。由于未能从电网公司接收调度信息。检查组认为,问题出在电网公司与当地预警措施的实施之间的不良联系。

环境保护部1月2日报道,唐山瑞丰钢铁有限公司的机组尚未关闭。 “唐山市开平区开平镇三街村一个无牌石场,没有按照要求停工,并于12月31日拒绝环保部门的检查。”对此,环保部透露。 1月2日,当地政府已指示相关部门处以罚款,拘留责任人,并下令予以禁止。

同时,检查组还发现,唐山市交通管理部门未执行“禁止从7:00至19:00禁止省道以上的5轴(含)卡车的应急响应要求”。以及263条省道上的大量5轴及以上的卡车。照常开车。

环境保护部指出,致力于防风的公司也是河北吉吉信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环境保护部表示,该公司应采取“蒸锅”措施。然而,检查组的现场检查发现该公司仍在持续生产,并且存在恶意污水处理。一些烟气未脱硫,而是通过旁路直接排放。

相关评论

没有自然守法的企业,也没有自然弱小的执法主体

2017年初,环境保护部在1月2日宣布,当前的重度污染天气过程仍在继续。 26个城市保持红色预警。检查发现,个别企业擅自生产和撕毁封条,违反了限产,停产的规定。

一两个小企业没有做任何事情,可以说风暴太多了。但是,仍然有一些想法使人们感到自己像喉咙一样。

首先,环境监管已成为年底的正常状态,“个体污染企业”是如此顽强,只是敢于太胖?自“大气十”发布以来已经三年了,预计2017年“大气十”测试将到来。在这个时候,相关的公司,为什么他们像其他人一样自由?为什么在某些地方,这种高压情况总是变成乌云密布,阵阵狂风?

第二,这些“轻度污染企业”不是孤立的,它们往往在某些地方长大,沿着非法企业的分布图,他们可以基本判断出当地环境保护生态的纬度和经度。有一个巧合是很有趣的:环境保护部的企业已经发现了问题,查看了他们所在的城市或地区,并查看了该地区的污染状况。基本上,“压力越大,出现问题的可能性就越大”。如果改变三指针的表达方式,可以这样说:持有该集团的是非法企业,当地的环境问题很难重现。

没有自然遵守法律的企业,也没有自然弱小的执法主体。

检查组发现的真正问题不包含任何“隐形斗篷”。我想问:当地的环境执法部门找不到或解决吗?与没有密封的情况相比,撕裂的密封更加令人绝望。这是对“少数污染企业”对环境系统和环境执法的傲慢自大的隐喻,也是对一些地方的环境保护河流和湖泊深层例行工作的隐喻。

去年9月,两个办公室发布了《关于省以下环保机构监测监察执法垂直管理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并计划在“十三五”期间促进以下省级监察机构的纵向管理和国家事务的收集。 11月,国务院又发布了《控制污染物排放许可制实施方案》,旨在建设以排污许可证制度为核心的新环境管理体系。 12月初发布了《“十三五”生态环境保护规划》,并提出了到2020年的生态和环保约束力及预期指标。密集的系统设计无非是巩固环境执法的“牙齿”和环境监管的“肌肉”。不利的一面是,在当地一级可以解决的问题至少要少一些,以供检查小组解决。目前,这项工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需要加快。

在经济发展方面,“环境成本时代”已经到来。即使没有雾霾笼罩,“个人污染企业”也不应在广阔的丛林阶段继续裸奔。从这个意义上讲,有必要引起“个体污染企业” 的嚣张气焰。既要看当地环境执法生态,又要反思其背后的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

这也是一种治愈方法。如果环境保护不能触及非法和非法企业的利益,那么在发展理念上如何触及公众的灵魂? 2017年,只有“个体污染企业”不能过上好日子,人们才能在阳光,空气和水的生存三要素中得到释放。

http://shyunma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