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万多股民晴天霹雳:6000万现金分红说没就没!辅仁药业的17亿资金哪去了

时间:2019-09-23 来源:www.ruevente.com

文字|中国经济周刊 - 金泰资本集团记者周琦

插画家:孙朱

7月25日(今日),富仁药业(.SH)跌至极限,市值蒸发6.3亿元。

今天是Furen Pharmaceutical恢复的第一天。在此之前,Furen Pharmaceutical因重要事项被停职,并于7月19日被停职。

但是,7月19日晚,富仁药业宣布,由于公司的资金安排,现金股利没有按照相关规定进行分配,现金分红无法按原计划发布,申请继续暂停

7月16日,富仁药业宣布将于7月22日派发每股0.1元(含税)的现金股息,并将分配总计62,715,800元的现金股利。 7月19日,这是股权登记日。

2019年第一季度,富仁药业披露了人民币18.16亿元的货币资金,远远高于分配的现金股利金额。

凭借18亿元的货币资金,为什么我不能拨出超过6000万元的现金股息?一些业内人士质疑富仁药业涉嫌财务欺诈。

7月19日,上海证券交易所还发出询问函,要求富仁药业解释延迟发现奖金的具体原因,无论是否存在资金占用或不合规保证。

7月25日,富仁药业回应上海证券交易所,称根据公司的财务信息,截至2019年7月19日,公司及其子公司总现金为1.27亿元,其中有限金额为123万元不受限制。金额为377.8万元。该公司的实际资金和当前的资金变化以及第一季度末的现状需要进一步验证。公司将进行深入的自我检查,并在核实后及时公布。

也就是说,截至3月底,公司账户仍为18.16亿元。截至7月25日,已有16.89亿元消失。富仁药业可以使用的现金少于400万元。更关键的是,公司本身并不了解资金的变化和流动。

富仁药业还表示,截至目前,由于资金尚未上调,且公司资金压力较大,公司的日常生产经营可能受此影响。

对于富仁制药的2万多名股东来说,这个宣布就像一片蓝天。这个曾经购买的制药白马股票将成为另一个康德新?这些资金缺失,是欺诈还是被盗用?

公告中可能有一些线索。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询问函,富仁药业表示,2018年1月11日,松鹤实业委托郑州农业担保公司为郑州银行北环支行和郑州农业提供融资贷款担保。担保公司签署《(企业)委托担保合同》,规定朱文臣,富仁集团和富仁药业向郑州农业担保公司提供反担保。根据郑州农业保障公司的担保,郑州银行与松鹤酒《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签订合同,合同金额为3000万元,贷款期限为2018年1月至2019年1月4日。上述担保金额占0.56%该公司的净资产在2018年底.Furen Pharmaceuticals承认上述担保尚未在公司的内部决策程序中披露。

天月超表示,松鹤酒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也是富仁药业董事长朱文辰。 Furen Pharmaceutical和朱文辰都是松鹤酒的股东。

天燕潮表明,于5月7日至7月16日,辅仁药业被列为执行人员9次。5月17日和7月12日,两人被列为不值得信赖的执法人员。自2019年4月以来,它涉及15起诉讼。

根据松鹤酒业的调查结果,朱文辰和富仁的股份被上海,河南和广东省的人民法院冻结,总金额为2.95亿元。

7月25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出进一步询价函,要求辅仁制药行业逐一披露冻结股份的具体情况,并要求富仁集团和朱文臣全面核实是否存在违法入境的情况。公司资金,并要求公司提供担保,以侵犯上市公司的利益;并要求辅仁制药业进行全面的自我检查。是否存在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占用的资金,是否向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并逐项说明。

同时,上海证券交易所要求相关中介机构认真履行职责,及时开展验证工作,并表达具体的专业意见。值得一提的是,Furen Pharmaceutical的年度审计会计师事务所是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由于Kangdesin涉嫌经济欺诈而备受关注。

在同一会计师事务所,上市公司账目中的资金已经消失。世界上有这么巧合吗?

编辑:姚东钦

澳门葡京官网直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