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网陈一舟:社交只是投资者幻想出来的蓝海

时间:2020-01-07 来源:www.ruevente.com

“你们这些孩子现在首先要打开电脑的是什么?”毕业三年后,孙鹏嘴里叼着一支烟,转过身来,问他刚来北京实习的大三学生。

当被问到时,他的小儿子看起来很困惑,含糊地说,“只要浏览网页,看视频,等等”。

" . "

”事实上.“当我看到我的高年级学生没有回应时,我通常不怎么打开电脑,”我的低年级学生补充道。

孙鹏仍然没有说话,低头抽烟。

孙鹏的困惑存在于所有追随人人的心中。今天,虽然很少有人再次造访人人网,但人人网仍然是陈一舟无法躲避的话题。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陈一舟不重视社交。他认为投资社交的投资者是在幻想中。然而,坐在人人公司CEO的位置上,他不断重复人人的客户,希望年轻用户能够再次唤醒“孤独”的人人。

人人都怎么了?

孙鹏在2008年进入大学,正好赶上Renren.com的爆炸和用户的爆炸。偷蔬菜和交朋友几乎占据了那些大学生所有的业余时间。当时,有一项广泛流传的调查。打开电脑的第一件事是什么?90%以上的学生订阅了人人网。

但近年来,这群学生经常连续几个月停止登录Renren.com,有些人甚至忘记了当时的注册账号和密码。每个人心里都在想这个问题:Renren.com怎么了?

尽管如此,回想人人网2008年和2009年,陈一舟看起来仍然很自豪,“我们是个人电脑时代最先进的产品之一”。负责人似乎已经把全部精力投入到投资领域,面对许多关于人人网的尖锐问题,他不再表现出任何不满或愤怒。

他认为:“人人网是个好产品。它曾经覆盖了数亿用户,但很难实现。这是社交产品的一个共同特征。”

此外,他还承认移动互联网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人人网的衰落。陈一舟说:“它不是无线时代最先进的,通信也是无线时代最先进的,所以我们需要在这个时候找到一个新的方向。”

与变得越来越荒凉的Renren.com相比,陈一舟在投资领域的表现一直让人猜测人人网的工作重心会随之改变,将主营业务集中在投资领域。然而,陈一舟本人似乎并不这么认为。他承认,他实际上已经在互联网金融领域投资了40多家公司,从未涉足社会领域。然而,无论有意无意,他仍然称人人网为公司的第一大业务,并反复向他人推荐人人网客户的最新版本。他说,“这比以前的版本牛多”。

在他看来,人人网不是一个沉重的负担,而是一把伴随他多年的长剑。虽然这把剑已经不像以前那么锋利了,但陈一舟相信总有一天它仍能在江湖上占据一定的份量。

社交网络不是一个好生意。

对于孙鹏这一代,陈一舟称他们为Renren.com的中期用户。“第一批学生在2006年上了大学,但在2008年和2009年,Renren.com用户爆发了。”后来,人人网开始被微博取代,然后当移动互联网到来时,每个人都不怎么打开电脑……”根据人人网上市以来的数据,其主营业务持续亏损,尤其是在过去两年,在出售其糯米网和56个网络后,其收入连续8个季度缩水,降幅超过70%。加入私有化行列后,陈一舟提出的4.20美元的私有化价格也远远低于人人网14美元的发行价格。

然而,当外界质疑和怀疑人人网和陈一舟时,他们也非常重视这位网络老手在社会领域的许多想法。陈一舟说:“社会交流的基因是信息流的产物。在2004年和2005年,你是第一个开始信息流的公司。当时,吸毒人数和吸毒人数一样多。有这么多信息流在外面流动,你的信息流有多有价值?“

陈一舟认为,尽管仍有许多社会企业家和投资者喜欢向他们投资,但大多数人并不清楚投资的困难

“就我而言,大多数投资者对社会互动也抱有一些幻想,不了解其中的技术因素或赚钱的难度。”陈一舟这么说。

正如陈一舟所说,他从不社交。他说:“人人网即使在现在也是一个好产品,但它离钱太远了,所以现在我的投资理念接近钱,首先要做的是‘好生意’。”。

Renren.com将成为一个好企业

尽管投资者对社会领域的投资并不乐观,但陈一舟对Renren.com却是另一种态度。

根据人人网今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报告,其现金和短期投资总额为4.13亿美元,长期投资价值为5.787亿美元。从整体市值来看,人人网的市值几乎完全来自其现金和投资。其工业资产,如Renren.com和人人游戏,价值仅约2亿美元。

相应地,人人网的活跃用户几乎保持沉默。

然而,Renren.com没有停止产品迭代。根据Renren.com 8月11日对应用商店的最新更新,内容和定位发生了巨大变化。人人这个词后面跟着一个解释:“美图梅艳普图,玩贴纸照片。”

在陈一舟看来,与同样源自校园的社交产品脸谱不同,人人网的一群中期用户孙鹏不再是人人网的目标用户,他把目光投向了更年轻的初中生。“每个人的用户都比较老,早期用户已经工作了很多年,产品的定位也一直不变。因此,我们需要有能力吸引新用户”。

“未来的方向是图片社会化。在新版手机产品上,你可以看到许多贴纸、背景甚至滤镜。我们已经把他变成了一张社交照片,”陈一舟解释道。

除了转换图片和社交,收银已经成为陈一舟花大部分时间思考的问题。

“我们将把这种好产品变成好生意,并通过金融兑现把我们的用户变成尽可能适合他们的产品。”陈一舟说。

众所周知,近年来,人人网的第一批用户,甚至是陈一舟提到的中期用户,已经告别校园,进入社会多年。由于人人网上的活动不如以前活跃,转移注意力能给每个人带来多少能量?

陈一舟对此非常坦率。他承认人人网不是很活跃,但他说:“这些早期用户每隔几个月就会回来看看。我们希望当他回来的时候,他会发现一些不同的东西或者接触到一些新的东西。也许他会留下来或者进入一个新的领域。”

除了老用户之外,贴纸、过滤器和其他产品的增加也反映了人人网试图改造和获得更年轻的新用户。然而,在nice、IN等照片社会化已经占据一部分市场的时候,如何实现自身的竞争壁垒也将是陈一舟未来面临的一个难题。

失败是我投入的资本。

今年以来,每个人投资的初创企业不超过两种,包括朴聚宝和模体投资(Motif Investing)代表的互联网金融,以及嵌套和梁博士代表的互联网传统产业。

如果用一个维度来总结他们的投资方向,陈一舟认为他们离资金足够近,可以成为一个好企业。

陈一舟补充道,他的投资通常只关注三点:这个行业大到足以颠覆和创新,以及每个人的投资是否比其他人的投资更有利于公司的未来发展。“如果没有优势,不管这个行业有多好,不管它被颠覆有多容易,你都不能做到,”陈一舟说。

外界对陈一舟的投资愿景给予了高度评价,但在他看来,所有这些都来自于他在互联网行业十多年的行业经验。“不管输赢,反正我有很多经验,知道当我受伤更多的时候,什么骨头很难啃,”陈一舟笑着说。

事实上,陈一舟是一个进行艰苦战斗的人,即使战斗以失败告终。然而,正如英国著名化学家大卫所说,我感谢上帝没有让我成为一个熟练的工匠。我最重要的发现都是受到失败的启发。